我在尝试织一张隐喻的网。不用关键词,不用标签,不用潜在意义和联系标注(annotate)我的作品是对图像艺术(visual arts)的力量和对观众的基本尊重。好的艺术本就应该是不言自明(self-explanatory)的。等到好的东西越做越多,织成一张网,就得到了自洽性和自治性(self-referentiality)。这是最后的目标。观众能在里面逗留,自己寻找意义和真相。如果理想的话,这个网,这个空间还会是可以自我繁殖(self-generative)的。它不依赖于我的存在。

        我目前摸索出来做艺术的方法是感知先行,以直觉判断为导向进行实践,理性与分析后继审视,在这三点之间来回往复。理性仅仅在我完成对材料的行为之后帮助我看到我的行为分析它,在我完成实践之前完全不干涉。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的话,我在创作过程中,在“做”和“看”的来回往复中,进行着实践者(actor)和观察者(observer)之间角色互换的过程。

        能够在各个时代交替之后保持旺盛生命力的艺术作品是拥有自己本体性的东西。它不依附于任何时代也不依附于任何人。它只是单纯的存在。它的存在本身就足以让所有人噤声。为了维护这种生命力,这种力量,而不是鲁莽的拆解它,我的直觉判断比理性选择更有效。且理性只能用于分析过去,而想象力却能用来创造未来。我还无法准确定义我做艺术靠的具体是什么感官什么知觉,但我知道它和直觉、感知、想象力和本能有着莫大的亲近关系。

        能被塞进语言里的词汇是粗糙而概括的,在抽象进语言的过程中流失了太多的无法被忽视的珍贵的东西。所以我们需要艺术,需要非语言的沟通方式。正因为知觉语言的匮乏所以非语言沟通(the site of non-verbal communication)的场域才充满了革命性的希望。它在语言里是一片荒芜之地,鲜少有人耕种。因此它也是充满生命的可能的。它是充满希望的。

        我相信图像的力量,我也相信非语言沟通的潜能。我相信有力量的艺术可以在观众的理性判断(intellectual judgment)被触发之前先从感知进入观众。如果这种感动能被实现,它有打破个体偏见诉诸情感共鸣的力量。

@_intheblanks_
contactjossliao@gmail.com